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院所新闻» 媒体报道

【中国经济时报】粮食安全吃下“定心丸”还须加把“安全锁”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07-20作者:记者 李海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2020年07月20日点击量:

  解盘年中经济问道(7)

  本报记者 李海楠

  2020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南方汛期洪灾的双重夹击下,事关百姓“米袋子”的粮食生产与粮食安全问题始终牵动着亿万民众的神经。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4281万吨(2856亿斤),比2019年增加120.8万吨(24.2亿斤),增长0.9%。夏粮再获丰收奠定了稳定全年粮食生产的基础。夏粮丰收为疫情对夏粮播种冲击划下了“休止符”,然而,自入汛以来席卷南方的洪水对粮食生产的负面影响亦不容小觑。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相关农业专家认为,在综合疫情防控和保障春耕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下,夏粮再获丰收印证了疫情对粮食生产影响的迅速消退。目前南方洪涝对粮食生产影响局部较大,可能出现“毁灭性减产、绝收”现象。但整体而言,对粮食生产影响不大,更不会影响粮食安全。

  即便如此,2020年粮食生产仍是“喜忧并存”。专家提醒,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洪水以及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对我国粮食安全影响不大,但也要想方设法应对一系列粮食安全挑战,为我国粮食安全再加一把“安全锁”。

  疫情冲击不误决胜春耕,果断决策化被动于无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正值春耕关键期,坊间一度因恐慌心理作祟而出现少数地区屯粮现象,这背后正是对疫情等突发因素可能冲击粮食生产的担忧。中央高度重视疫情对粮食生产的影响,果断决策,围绕调动农民和主产区积极性、抓住春耕生产关键节点及时下发了《当前春耕生产工作指南》,对稳定粮食生产发挥了重要作用。

  主动而为,必有回响。保春耕的努力换来夏粮在播种面积略有下降前提下的产量增加。

  国家统计局农村司司长李锁强解读夏粮生产情况时强调,虽然夏粮面积稳中略减,但单产提高支撑夏粮实现增产。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夏粮播种面积26172千公顷,同比下降0.7%。全国夏粮单位面积产量5456.5公斤/公顷,同比增长1.6%。

  李锁强解释称,夏粮单产提高主因是气候条件总体有利、田间管理加强以及后期病虫害得到有效控制。

  除此之外,疫情对我国粮食安全会否构成实质性影响更加牵动人心。

  “无需担心,2020年我国粮食总体安全。”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姜文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了如是判断的理由。

  他说,总体而言,疫情对我国粮食安全影响不大,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我国一直重视粮食安全,将粮食安全放在国家安全的位置上重视,在战略上很重视。二是我国长期以来对粮食生产采取支持政策,粮食连续多年丰收创新高,我国粮食生产已连续五年保持在13000亿斤以上,2019年粮食产量达到13277亿斤,粮食储备相对充足。三是已经逐步建立起粮食安全保障体系,有重点地区、重要品种的国家和地方市场监测体系,粮食波动很快有掌握,有分散全国多地的粮食储备体系,能保障一定时间的粮食充足供应,有粮食安全应急预案,涵盖国家、省、市、县(区)四级体系,遇到应急时可以及时启动,有备无患。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夏粮丰收数据,姜文来分析,粮食产量增加120.8万吨,说明我国夏粮生产已经克服了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取得了胜利。目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成就显著,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因素已经降低,预计全年粮食生产受疫情影响较小,粮食产量不会低于2019年,有可能高于去年。

  对于粮食生产和粮食安全而言,目前肆虐南方的洪涝灾害同样备受关注。据水利部消息,继7月2日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之后,7月17日,水利部又先后对外发布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淮河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预警。截至目前,各响应救灾级别均已启动。

  姜文来判断,洪涝对粮食生产影响局部较大,甚至是毁灭性的,对于洪涝灾害严重地区,会出现绝收现象,部分地区或出现减产情况,但这些都是以“一条线”的形式存在,从国家整体角度来看,对粮食生产影响不大,更不会影响粮食安全。

  对此,姜文来援引一组数据加以说明:2008-2017年,我国粮食生产洪涝受灾面积为9236.10千公顷,其中2010年达到17866.69千公顷,但实际上我国粮食生产连续增长。“当然如果没有洪涝灾害,我国粮食生产总量会更高。”他强调。

  守牢粮食安全底线,积极应对粮食生产挑战

  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何时结束尚存不确定性。在姜文来看来,此次疫情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影响已逐步显现,对世界粮食生产和贸易产生巨大影响。因此,要未雨绸缪,积极应对粮食安全面临的各方面挑战,此乃重中之重。

  姜文来强调,必须高度重视局部影响,如应对洪涝灾害发生地区影响,“必须想灾民之所想、急灾民之所急,让他们同全国人民一道迈入小康社会。”

  与此同时,应对和化解我国粮食生产现存的一系列挑战,也是守牢我国粮食安全底线的应为之举。姜文来认为,尽管我国总体上粮食安全没有大问题,但也不能忽视粮食生产中的一些挑战,比如,天然水土资源短缺制约粮食生产。我国整体水资源短缺,中国用全球6%的淡水、9%的耕地“养活”了全球21%的人口,水土资源短缺制约了粮食生产。比如,水土资源挤占影响粮食安全。我国新中国成立初期农业用水占总用水量的90%以上,如今农业用水占总用水量的60%以上,尽管农业用水量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增加了很多,但近年一直维持在3700亿立方米左右,一些地区挤占农业用水情况严重。再比如,粮食生产队伍堪忧。目前我国虽然有现代化农场生产粮食,也有种粮大户生产,但大部分还是“小而散”的农户生产粮食,这些粮食生产者大部分属于老幼妇残,一些年轻人不愿意从事粮食生产,粮食生产队伍整体素质亟待提升。

  此外,他认为,粮食生产收益低、农业绿色发展挑战大以及需要进一步确立具有中国特色农业发展之路也是亟须应对的三大挑战。

  唯有积极应对和解决现存挑战,粮食安全才能更加安全,才能为我国粮食安全再添“安全锁”。姜文来建议,应发挥我国解决“三农”问题的制度优势,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开展工作,将农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充分发挥农民的创造力,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吸引民众参与农业生产,让农民成为人们向往的职业,让农村成为人们向往的生活乐园。

  原文链接:http://jjsb.cet.com.cn/show_514844.html


打印』『关闭